【我和我的祖国】40余年,青春接力追梦“人造太阳”

时间:2019-08-03 来源:www.nxtaihe.com

【我和我的祖国】40余年,青春接力追梦“人造太阳”

口头:宋云涛

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核聚变科学工程创新团队负责人

整理:记者贾雪瑞

太阳,万物生长的源泉。从“追逐太阳的夸父”到科技的飞速发展,中华民族从未停止过追求太阳的脚步和梦想。大约7300年前,安徽省出土的双硬陶艺雕塑头像是中国最早的人物之一。额头上的双圈太阳图案符号告诉古代人类太阳。崇拜和向往。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较小的核结合形成一个更大的核并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这是核聚变,是宇宙中最简单,最原始,最常见的自然反应过程,也是阳光和热量的唯一来源。

40多年来,一群年轻人在合肥科学岛扎根,踏上了追逐太阳的旅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即通过核聚变模拟太阳的能量生成,并建立一个能够控制和维持人造太阳反应的核聚变装置。他们是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核聚变科学工程创新团队。

说到核聚变,也许有些朋友想谈论核颜色的变化。实际上,核裂变技术目前广泛用于世界各地的核电厂。其安全问题和核废料处理问题继续引起公众争议。

与核裂变相比,核聚变释放出四倍的能量,消耗的燃料氦和氦可直接从海水中提取并通过人工合成获得。它的产品既不是放射性的也不是二氧化碳,它们会破坏臭氧层。可以说核聚变能量几乎是人类最终的能量梦想。

寻找开放核聚变能源的正确方法是我们团队40年来一直努力做到的。

这些作品必须敢于战斗,而物理学家在35年内也会持续进行200,000次实验;由团队训练的当地科学家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和奋斗,也有海外学生前往团队。渴望和渴望。

在庐山湖畔,我们用年轻芳华的梦想追逐太阳。我们愿意贡献,团结,合作,锐意进取,争创一流。我们已经建造并运营了四代核聚变实验装置,这些装置在8年内独立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完全超导非圆形横截面托卡马克实验装置东方超环EAST。

在科学岛上,实验室里的方便面和折叠床是朝向太阳的青年袋。在一般控制大厅,东方超级环打破了一百秒的稳定运行。在世界上第一个荣耀的背后,三代融合的人们跨越了40年的时空。电子温度在1亿摄氏度,运行“人造太阳”的梦想改变世界。

道路充满了荆棘,只因为我们充满了力量。 EAST的世界领导者让我们有了飞向巨人肩膀的愿望。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热核实验堆ITER项目中国工作组成员,并全面参与合肥综合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开始推广中国的聚变工程实验反应堆项目,我们一直出生在阳光下,永远不会忘记成为融合人的责任和责任。

05: 53

来源:中安在线(安徽新闻)

[我和我的祖国] 40多年来,青年接力一直在追逐梦想“人造太阳”

口头:宋云涛

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核聚变科学工程创新团队负责人

整理:记者贾雪瑞

太阳,万物生长的源泉。从“追逐太阳的夸父”到科技的飞速发展,中华民族从未停止过追求太阳的脚步和梦想。大约7300年前,安徽省出土的双硬陶艺雕塑头像是中国最早的人物之一。额头上的双圈太阳图案符号告诉古代人类太阳。崇拜和向往。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较小的核结合形成一个更大的核并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这是核聚变,是宇宙中最简单,最原始,最常见的自然反应过程,也是阳光和热量的唯一来源。

40多年来,一群年轻人在合肥科学岛扎根,踏上了追逐太阳的旅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即通过核聚变模拟太阳的能量生成,并建立一个能够控制和维持人造太阳反应的核聚变装置。他们是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核聚变科学工程创新团队。

说到核聚变,也许有些朋友想谈论核颜色的变化。的确,核裂变技术常用于世界各地的核电厂,其安全问题和核废料处理问题继续引起公众争议。

与核裂变相比,核聚变释放出四倍的能量,消耗的燃料氦和氦可直接从海水中提取并通过人工合成获得。它的产品既不是放射性的也不是二氧化碳,它们会破坏臭氧层。可以说核聚变能量几乎是人类最终的能量梦想。

寻找开放核聚变能源的正确方法是我们团队40年来一直努力做到的。

这些作品必须敢于战斗,而物理学家在35年内也会持续进行200,000次实验;由团队训练的当地科学家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和奋斗,也有海外学生前往团队。渴望和渴望。

在庐山湖畔,我们用年轻芳华的梦想追逐太阳。我们愿意贡献,团结,合作,锐意进取,争创一流。我们已经建造并运营了四代核聚变实验装置,这些装置在8年内独立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完全超导非圆形横截面托卡马克实验装置东方超环EAST。

在科学岛上,实验室里的方便面和折叠床是朝向太阳的青年袋。在一般控制大厅,东方超级环打破了一百秒的稳定运行。在世界上第一个荣耀的背后,三代融合的人们跨越了40年的时空。电子温度在1亿摄氏度,运行“人造太阳”的梦想改变世界。

道路充满了荆棘,只因为我们充满了力量。 EAST的世界领导者让我们有了飞向巨人肩膀的愿望。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热核实验堆ITER项目中国工作组成员,并全面参与合肥综合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开始推广中国的聚变工程实验反应堆项目,我们一直出生在阳光下,永远不会忘记成为融合人的责任和责任。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太阳

核聚变

人造太阳

宋云涛

合肥科学岛

读()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