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商业纠纷 商人花200万雇凶杀人 却被层层转包赚差价 结果…

时间:2019-10-28 来源:www.nxtaihe.com

?

在某些电影或电视连续剧中,我们经常看到雇用凶手的桥梁,这种情节在现实生活中也存在。最近,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谋杀案作出了终审判决。

但是电影中无法显示的是,此“业务”已更改了四次,并且图层已被“抽取”。薪酬从200万元分别降低为100万元,50万元,20万元,10万元。最后一名杀手涉嫌收费低,想骗十万元。于是他加入了“目标”戏曲。

雇用谋杀案,但转包了

据了解,2012年8月,被告人严有辉与何某签署了一项协议,将款项转移给何某,以投资广西的一家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和南宁的一家房地产公司。 2013年,魏和两家公司就房地产合作开发引起的纠纷对两家公司提起民事诉讼。

2013年10月,齐友辉担心自己投资的两家房地产公司的流失,并指控被告关冠雇用杀人犯杀死魏。

所以,耿光安找到了被告莫天祥,让他专门雇了一个杀人犯杀死魏。严友辉将200万元现金交给了宾阳县李塘镇李光安,以谋杀凶手。何光安首先给了莫天祥100万元。

翟广安在获得“目标”卫的身份证复印件,电话号码,车牌号码和其他信息后,于2014年4月向于有辉提出,要追加100万元人民币的谋杀费。以后支付。

本月,莫天祥雇了另一名被告人杨康生杀害魏。他以27万元的价格,将其赠送给了杨康生,一部带魏伟照片的白色手机和一块车牌。钞票的号码和魏的白色背景照片向他许诺了5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但是,杨康生也把这个“生意”交给了杨广生,并把上述包含魏氏信息和20万元的物品交给了杨广生。

杨光生还聘请了被告凌先思杀害魏某,并答应给凌先四人十万元。凌先思答应杀死魏,杨光生将上述包含魏信息的物品移交给凌先思。之后,凌贤X悔,决定放弃杀魏。

杀手接触目标并要求与玩家互动

根据《南华早报》,凌先思回忆说,接到“暗杀团”后,他对此进行了思考,并认为10万元的报酬太少了。一旦被击败,他将丧生。

所以,他想出了一个主意:找到供认的暗杀对象,让他配合伪造现场,然后骗取10万元奖励.

2014年4月28日,凌先思与魏先生取得了联系,双方同意在南宁的一家咖啡店见面。

凌县四人告诉魏某,某人投资10万元杀死了他,并让魏某与被绑住的手合影,说是用来做作业的。

电话挂断了。魏氏公司的几位副总裁和职员说,这家伙一定是为了省钱编了个故事。但是,魏认为,如果对方要钱,这是省钱的故事,但是对方没有说要钱,这很奇怪。

按照约定的时间,魏先生带了几位公司员工参加了任命。该男子是30至40岁的男子。他一米六六。他走在街上,是个路人。这与魏某在电影中看到的职业杀手的形象,高大的武术和凶猛的形象相去甚远,他对此表示怀疑。

该人拿出身份证,说:“看,这是我的身份证。我叫凌先思,我叫A4。您可以叫我A4。”然后,凌先思掏出一只。白色手机交给了魏,说这是雇他的人给的。我看到一张两张白色车牌的照片,以及魏为之拍摄的户外活动的照片。魏先生大吃一惊,并相信对方没有在讲故事。

凌先思说:“在这片区域,十万元,我不想杀了你,但是你得和我合影,然后让我把它拿回来。然后,你关掉手机走避免一会儿。否则,今天我如果你不杀了你,我的老板会雇别人杀你。”

考虑到这一点,Wei同意了。因此,与凌先思一起,他拍下了嘴巴被堵住并系好手的照片。整个过程由Wei的公司员工记录在他的手机上。之后,魏关闭了手机,飞往上海照顾生病的老父亲。他“失踪”了大约十天。

从上海回来后,魏伟想找凶手的幕后大使,但没有结果。在经历了如此可怕的一天持续了三个月之后,他感到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2014年8月4日,他来到南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并向警方报案。

起初,警察也有点怀疑这是一个故事。后来,警察赶到地面,一路追赶,并逮捕了几名犯罪嫌疑人。警察认真地对魏说“这是真的”。

这个单一的“暗杀业务”被转移了四次,涉及五名嫌疑人。他们是严光安,莫天祥,杨康生,杨光生和凌先思。经过不同级别的雇用,“暗杀”报酬从200万元分别降低为100万元,27万元,20万元和10万元。

此案的审判是曲折的,检方两次提出抗议。

2016年4月28日,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中断了证据链。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六个人无罪释放。此后,清秀区检察院提起刑事诉讼。

年底,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并根据原判“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将其送回重审。

2018年5月3日,该案在青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六名被告在审判中被一致撤回。当被告的辩护人临时向法院申请新证据时,法院宣布延期审判。

2018年6月5日,重审被推迟后,六名被告的被告人同意,六名被告的被告人都说他们只是绑架了钱财,并未夺去生命。

2018年12月29日,青绣区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无法成立所称犯罪为由,宣判,判处六名被告无罪。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构成完整的证据链,不符合法定和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也无法得出故意杀人的六名被告的唯一结论。

今年1月3日,魏先生要求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的重审判决提出上诉。发现检察院符合抗议条件,并于1月8日提出抗议。

6月3日,该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在检察院的两次抗议活动之后,审判和控制的当事方不同意收集非法证据。法院质疑控方提交的证据是否合法获得,从而引发了许多纠纷。控方称犯有故意杀人罪的六名被告的事实是明确的,证据确实足够。应调查他们的故意杀人罪。法院的一审判决在证据上是错误的,从而导致事实是错误的事实,原始审判中的被告没有被判刑。犯罪显然是不正当的,预计法院将依法予以纠正。

面对控方的指控,六名被告否认了这一说法,称这不是“杀人”,而是“抓到”。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未在法院宣判。

10月17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公诉,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于有辉有期徒刑五年,并以原告的罪名判处广安市三年来。本月,被告人杨康生,杨光生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被告人莫天祥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被告凌先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七个月。

(原标题:由于商业纠纷,商人花了200万杀人犯,但被分包给他以有所作为,结果……)

(编辑器:DF406)

-